首頁|網址|吳起|博客|人物|視頻|相冊|鄉鎮|古朝|民俗|特產|小吃|淘友|信息
 設為首頁 加入收藏
吳起熱線
新年快樂
當前位置:首頁 >> 老鄉博客 >> 張峰 >> 博客正文

[轉載]故鄉的聲音(咸寧日報2015.3.4)

張峰  2015/9/25  查看博客原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故鄉的聲音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文/成麗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    大哥打來電話,說老家成氏家族的祠堂完工了,慶典定在臘月二十五,問我能不能回家。他的語氣興奮,過快的語速有些含混不清,我尚未聽清楚,那邊便是一片忙音。

        回家,這二字從我耳畔響多少次了?我記不清,也不愿記起。它是滿頭星斗映長河里最亮的一顆星星,一回回,一次次,在喧鬧的人潮,在寂寥的靜夜,在無眠的夢境,從心底最柔軟的一角,亮起。

       母親說:蓉阿,你的根在這里,我走后,你要記得回家。

      母親是摸著我的手說的。我站著,她也站著,在老屋,面對面。她的兩個手掌像九宮山上的松樹皮,皴裂、粗糙、滄桑,在我還算光滑的手背,一遍遍,上下游動。我低頭看她的時候,她正好抬眼看我,她玻璃晶體的眼角邊緣,有光點閃動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十年,聽過的話語用籮筐用方斗用糧倉都裝不下了,我都記不住。母親那一句,在心尖尖刺一下,就生了根,衍生出枝枝蔓蔓,遍布每一脈血管,每一個毛孔,每一根神經。

     我想回家。

     我不能回家!

     沒有父母的家那能是家呢?

     都說兒行千里母擔憂。這世上,那個離你最近的人已離你最遠,她在黃土中沉睡。你的喜你的憂,你對她的思念,你想傾訴,拿起電話,閉著眼按那幾個熟捻于心的號碼,良久,無人應答。你的心,空了;你的眼,沒了色彩;一種被遺棄的孤獨舔食你的心房。

     一顆心,找不到歸途。

      在每個傳統的中國節日,在父母的生日、忌日,剝開思親的傷口,一片猩紅。

      一年一度的春節,看那火車、汽車,開車、騎車 ;天上飛的,軌上跑的,地上走的,都奔不同方向卻同一目標——回家,心,便開始游離。

       臘肉香,糍粑粘,豬腳粉條包坨圓。團團圓圓。

       母親那光點閃動的眼,在四面八方與我對視。

        回家,回家······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二

      嫂子說,父母沒了,還有我和你大哥,還有其他姊妹和親人。長兄如當父,長嫂如當母。

     的確,大嫂進我家門時,我才一歲。她的兒,我的侄子,僅僅小我兩歲。

     姑嫂、姐妹、母女、知己,四重身份,于我們,十分熨帖。

     春天到了,她拿起電話:蓉阿,我抽了很多水竹筍,給你腌著,給你曬著;紅心苕過了一冬,甜透了,一開春我就刨成苕絲曬干了,都給你留著。你什么時候回家?

     生日來臨,她嘮叨上了:買點好吃的,莫太累了,莫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 中秋臨近,她低柔的聲音如山嵐溫煦的清風:后背山你最愛吃的糖梨熟了,樹枝壓彎了,你大哥用木棍撐著,你再不回,就要爛了。

     我總是回應:忙啊,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三

      十年了,最初失去父母時那刻骨銘心的痛,在慢慢減退。時光,像一根皮筋,把故鄉與親人的影子,拉大又縮小。節假日或在親人喜慶的日子里,那些褪色的記憶浮上來,放大數倍,說著往事,笑著笑著便流了淚。擦干眼淚,把往事濃縮,束之心閣。行走他鄉時,也背負心的行囊,一起流浪。在街頭或某個角落,形似故鄉人的一句話,一個背影,會無比親切,也會觸動內心無限傷感。

      家啊,永遠走不出游子的視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四

         這個冬天是冷冬,有點漫長。

        長夜伏案時,寒氣從地底冒出來,漫過堅實的瓷磚,從腳底入踝骨到小腿。除了幾根手指在鍵盤上動,身體的其它零件如固定在一個位置上的機器部件。腿腳麻木時,對家鄉的火塘有了渴望。攤開遠視鏡,在歲月的縫隙里,依稀看見母親在火塘邊納鞋底做棉鞋,鋪棉花縫棉衣。才想起,腳上大嫂做的棉鞋有好些年頭了。將腳從網線的空擋縮回來,低頭,鞋面黑色燈芯絨凸起的條紋已磨平,露出灰白的襯底。仿佛給自己找到了理直氣壯的理由:回家!連忙抄起電話,也不管時鐘轉向了零時,大嫂睡意迷朦的聲音似空谷深處傳來:“誰啊?”“我,阿蓉,我要回家!”“今年冷,我給你和妹夫、鵬崽都做了棉鞋。臘肉、糍粑都準備好了,就等你們回家過年。”

      電話這頭,我的鏡片頃刻模糊了。惚恍間,看到母親在祠堂上沖著我笑,祠堂那一排排黑漆刷過的牌位,似有光亮拂過。

1476字,2015.1.28夜,

成麗,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懷德路22號

郵編:437000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 此文在2015年咸寧之窗《回家》征文中獲二等獎,咸寧電視臺春節專題節目時,播出文中內容。


 
免責聲明:本博客文章系通過RSS調用從其它博客網站獲得,本站非原始發布站點,博客中陳述文字和內容完全屬博主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博客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若博客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直接與博主聯系!

最新博客:

博客主人
張峰
張峰
吳起采油廠宣傳中心主任
地方特產
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蕎面饸饹 剁蕎面 蕎麥香醋 蕎麥
皇家赛马怎么玩